爆肝護理生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肝

田柾國—青春。不甜(轉)
Cr.snowpeach
.
.
.
.
這一天 這一刻 這一句話。
我就像被訓服的小狗。
各種放蕩以及放肆都開始收斂。
.
.

時間久了,有他的生活 有他的每一天 悄悄的已成了一種依賴 習慣。
.
每天都會看到他的臉孔
每天都會聽見他的聲音
睡著時他總是會拿我早上買的冰飲鎮我的臉頰
我一睜開眼 映入眼簾的 依舊全是他的臉龐。
.
.

他總是不厭其煩的給我教題 耐心簡直是神人等級。
每次遇到衝突他也都會替我擋下
他都會在我身邊。
.
.

其實他也沒那麼壞嘛...
.
.
我知道 我喜歡他。
多次想表白但每每都打了退堂鼓。
.
. 「沒事的明天還會見到他」
「沒事的他永遠都會在我身旁」
.
.

當時我天真的以為 只要我繼續
假裝不會這道題
假裝上課偷睡
假裝上課遲到
假裝我不喜歡你。
.
你就能一直陪著我。
.
.
.

一天的下課。
.
「田柾國 今天游泳隊要練隊嗎?」
「嗯 所以下午的輔導暫停」
說完 他便招了手意識著明天見 之後就走出教室。
.
今天不曉得為什麼
我想等他。
.
我在校園漫無目的的走著 走到了一樓的鋼琴教室。
.
「好久沒彈了」
我按著鋼琴上的鍵盤
一下發出低沈的低音鍵一下又跳到高昂的高音鍵。
接著我彈了首《River flows in you 》
.
.
不久後 曲終。
我將指尖停留在曲終的最後一個音鍵上。
回憶著兒時與母親一同彈琴的記憶。
.
頃刻,掌聲響起
雖然不像上萬人那樣的澎湃
但這個掌聲卻異常的堅定 像是在幫我加油打氣。
.
「小紫 彈得真好」
我轉頭看向靠在後門門框的柾國。
不知道是不是黃昏時分的餘暉照射的關係
他的笑容,特別溫柔。
.
.

我們並肩漫步校園,傍晚夕陽的光輝把我們的影子拉得好長。
我們一路走到校園裡的一個小山丘上 坐了下來
整個操場全部盡收眼裡。
.
「柾國」
我呼喚著坐在我旁邊 閉目養神的他 微風吹過他的臉龐
鬢角上的些許髮絲微微被吹起。
「怎麼了?」
「你之前說 我只有我自己,但我現在發現 我還有你啊不是自己一個人」
我看著他 他不語 只是輕輕的哼著我剛才彈奏的旋律。
.
「你會永遠陪著我 對吧 田柾國?」
.
只見他轉頭看向我
伸手摸了摸我的頭。
.
「明天記得交作業」
語落他便站起身 拿起我倆的書包走去。
.
.
.

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模擬考
我從吊車尾一路衝到了班10
他雖然已經很滿足了
但我卻不然。
距離全校第三的他,還隔著一片太平洋。
.
我想要為了他 變得更好。
.
之後我便不斷的努力 日日夜夜 不間斷的。
.
「呦 這麼努力 要追過我啊」
課後輔導時他不禁對於我的進步感到無比贊嘆。
「別說笑了」
我敲了一下他的頭。
.
「要不然 等我們考試考完 我請你去看場音樂會」
他托著腮看著我。
「哎呦~小氣鬼一次出手這麼闊綽?」
「呀!說什麼啊你!」
他邊嘟著嘴邊滑開手機。
「就是這齣」
指見螢幕上顯示著鋼琴演奏會的頁面。
「真的要帶我去?」
.
「真的」
他像隻兔子似的衝著我露出兩顆白皙的兔牙。
.
.

就憑著這個約定,我幸運的熬過了聯考
成績雖然比模擬考成績還要再提高 但我終究不滿意。
.
這時我的手機響起
「小紫 考完了吧? 明天下午5:00 你要出現在你家樓下」
.
.

隔天 我穿了黑色上衣加上紅色A字裙
化了點淡妝就準時下樓。
.
ㄧ下樓就看見 全身all black 騎著黑色重機的柾國。
.
「裙子?不怕曝光喔?還是你要坐前座?」
我正打算說話 他卻早已下了車打開椅座箱拿起一件深藍色襯衫外套。
.
「綁著」
.
.
騎車的路上
.
「抱我」
「不用」
「妳摔下去我是不會停下來的」
「好好好你說的是」
.
環抱著他後 又是一陣沈默。
.
「柾國 我們一起上晨曦大學好嗎?
不用擔心我已經查好了 那裡有游泳校隊」
.
「為什麼?」
「呃....因為..因為我要你盯我功課啊!」
.
我隨便找了一個謊好來掩蓋我的實話。
.
.

柾國視角 「小紫...」 視角結束
.
.
.

這次音樂會 非常的享受
每個旋律和音符渲染著我
我徜徉在旋律裡
和他溫柔的側顏裡。
.
.
.

回到家 我下了車脫下安全帽還給他
不知道他是不是沒拿好 安全帽掉落到地面。
.
我將他撿起放在他的椅座箱裡
此時 他用力的把我跩到他的胸膛
.
頃刻
我感受到一陣溫暖和溫柔覆在我的雙唇。
不是激昂的 也不是掃興的
是那最單純 最真誠的吻。
.
約莫數秒
我倆不捨的分了開來
.
他低下頭抿了抿嘴唇。
我看不見他的雙眸
只看見他的沈默
不久 只見他用帶著鼻音的聲線說
.
「以後上課不要睡覺 功課記得要交 不要再每天一杯奶茶了」
.
說完。他戴上安全帽。
.
「我覺得 你還是去讀音樂學院好」
.
說完 不等我回應 他便發動引擎 揚長而去。
.
「說的好像要去很遠的地方似的」
我嘟起嘴。
「沒關係 禮拜一還會見面的」
.
.
.

不會。
.
(未完待續)
.
.

田柾國— 青春。不甜 (起) Cr.snowpeach

我們都要知曉。
不是每件事都能永遠
例如青春
例如我們。
.
.
.

被叫進訓導處,早是家常便飯。
.
.
「方小紫,你知不知道你已經被記了兩支小過一支大過了?竟然還敢如此放肆!你把我校的校規當扮家家酒遊戲嗎?!」
.
面對老師的斥責 我早已不以為然。
.
「不是扮家家酒,是屎。」
.
坐在訓問椅上,我將身體像前傾,故意將後面兩個字加重音並且放慢速度。
.
只見訓導主任深吸了一口氣。
「看在你可憐的份上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再不改邪歸正 你不要以為你即將高三下學期,我就不會讓你退學。」
「他媽的我才不需要你那什麼狗屁憐憫和忍讓!」
我站起身奮力踢了前方的桌子,惡狠狠的瞪著早已走遠的訓導主任。
.
.
.
我可沒有喝酒 吸煙 吸毒 殺人
我只是偶爾遲遲到 打個架 ,考試沒來 時常缺課罷了。
.
.

學校將我從14班轉到了7班。
.
那班的老師 特嚴,為了治我 特地顧了一個小老師來看著我,但那位小老師實在太玻璃心了 只是講話稍大聲了點,他就哭著跑去找老師說他怕我...
Fine.
.
.
.

秋氣風高,微落光線越過窗扉灑進教室。
我一口麵包一口奶茶的享用著。
「方小紫,你?」
陽光的關係,我看不清他的臉
指見他坐到我旁邊。
「叫你坐了?」
「你以為你有什麼條件讓我想座你旁邊? 我是你的小老師 田柾國。」
.
.
不 好 惹。
.
.
「功課記得交 不會叫我」
「今天為什麼遲到?」
「媽的你昨天不來是怎樣?」
「睡什麼?上課呢」
「下課留下來」
.
這些話時常在我耳邊響起
一開始覺得很煩
你是不是以為我會說,後來就習慣了?
不。絕不。
是被訓服了。
.
.
.
「你昨天不來是怎樣?」
清晨,我看著教室裡唯一的他。
.
.

有起床氣的我,怒氣在此刻引燃。
「媽的吵死了,我就是不想來你想怎樣 煩死」
我走到黑板前 準備將板擦往他奮力一丟時 。
.
他快步走到我面前 快速的扳下我拿著板擦的手
另一手奮力的拍了我耳後的黑板
他的重擊 讓粉筆灰全都飛起。
.
我們的距離 是足以感受得到彼此呼吸的氣流氣息和心跳的靠近。
. .
他沈默不語 只是看著我。
承受他的視線 我感到有些害怕。
.
「你可以為你自己努力嗎?」
.
習慣惡言訓斥的我 突如其來的溫柔。
讓我有些手足無措。
.
.
.
「記住 你只有你自己。」
.
.
(未完待續)

各位喜歡的話可以追蹤Ig
Ig帳號:sky.nax_xna
這是 蕪婩的作品
我是幫她轉發的致親(因為她沒有帳號哈哈)
她說很鼓勵大家留言分享感想,😘😘😘